> 新聞中心   > 國內 > 正文

護象者故事

核心提示: 20世紀90年代,在云南的亞洲象種群數量降至150頭左右。多年來,為拯救保護亞洲象,云南省努力改善亞洲象生存環境。各方努力下,如今云南的亞洲象種群數量增長至300頭左右。

人這輩子,總會跟某種東西結緣。他們,與亞洲象結緣。

20世紀90年代,在云南的亞洲象種群數量降至150頭左右。多年來,為拯救保護亞洲象,云南省努力改善亞洲象生存環境。各方努力下,如今云南的亞洲象種群數量增長至300頭左右。

亞洲象種群數量的增加,離不開他們的守護。他們中的一個個個體,把工作干著干著,就干成了事業。

從他們的故事里,也讓世界看到了一個為守護自然生態、維護生物多樣性而不遺余力的云南。

而今,他們有共同的愿望:人象平安,人象和諧。

楊忠平在監測塔監測象群動態。人民網 程浩攝

楊忠平:“大象食堂”的守護者

在普洱市思茅區六順鎮南邦河村勐主寨村民小組一處山頂,一座近10米高的監測塔很容易引人注意,楊忠平站在監測塔最高處,手持望遠鏡,換著角度眺望遠方。

六順鎮長期有亞洲象群活動,是亞洲象從西雙版納遷移到普洱的重要通道。2018年,在離村鎮較遠的山林中,為防止野象進村入寨,當地黨委政府根據大象食性,建設了1200畝的食物源基地,引導亞洲象回歸山林。

當地人給食物源基地起了個形象的名字——“大象食堂”。這里植被較好,種植著芭蕉、粽葉蘆等,不遠處還有溝箐和水源地。

楊忠平所站的監測塔位于“大象食堂”的最高處——這座我國首個亞洲象監測塔有4層,登上塔頂,“大象食堂”盡收眼底。

位于“大象食堂”制高點的監測塔。人民網 程浩攝

楊忠平清瘦、黝黑,作為亞洲象監測員,他每天會登上監測塔,也會行走在偌大的“食堂”,靠著大象留下的腳印和氣味判斷亞洲象活動軌跡。

“這里有大象喜食的芭蕉、玉米,它們喜歡來。”楊忠平說,最多時,他曾監測到51頭亞洲象同時出現在“食堂”里。

“說明建‘食堂’的目的達到了。”楊忠平說,以前野象常到農戶田地里找吃的,建了“大象食堂”后,它們很少進村鎮游蕩。

一般情況下,一旦監測到象群蹤跡,楊忠平會立即通過微信群發出預警,提醒在基地干活的農戶盡快躲避或撤離。

常年與亞洲象打交道,免不了跟象群正面遭遇。2019年12月的一天早上,楊忠平跟往常一樣在“食堂”監測象群,霧太大,他沒能發現在樹底下休息的5頭大象。突然,一頭受驚的成年母象沖他走來,來不及多想,他趕緊往回跑。

“這還不是最驚險的。”楊忠平說,有一次他不小心闖進了二十多頭亞洲象的“包圍圈”,所幸象群沒有發起攻擊。

不止有驚心動魄,野象有時也要楊忠平幫忙。一次監測中,楊忠平發現一個象群長時間吼叫,根據經驗,他認為群象存在異常狀況,趕緊向上級匯報。

思茅區林草局派出技術員和無人機監測隊前往現場,無人機畫面里,一頭亞洲象被困在一個廢棄的水池內,無法脫困,其余數頭亞洲象在周圍吼叫。

當地及時制定救援方案,一輛挖掘機對水池進行破拆,被困亞洲象獲救。“挺有成就感的。”楊忠平笑著說。

有些亞洲象經?,F身“食堂”,楊忠平根據各自特征給它們起了名字——有頭象牙斷了一截,他叫它“斷牙”;有頭大象看上去比其它象黑,他叫它“黑皮”。

今年是楊忠平在“大象食堂”干監測員的第四個年頭。“我和大象是有感情的,它們和我有沒有感情不知道,不管咋樣,我會看好它們,讓它們不傷人,也讓人不傷它們。”對自己和大象的關系,他想了半天,說出了這句話。

陳飛吃著飯,想起撿拾的象糞,拿起來看了看。受訪者供圖

陳飛:“賴”上北移象群3個月

6月13日,和領導請假獲批后,陳飛匆匆給女兒過了個5歲生日,次日一早又趕赴玉溪易門。

近期,一群野生亞洲象從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一路北移,受到廣泛關注。為實時掌握象群情況,陳飛和其他專家團隊、沿線干部群眾圍繞北移象群,展開了一場保護接力。

今年34歲的陳飛是國家林草局亞洲象研究中心主任,今年3月24日,北移象群有可能進入普洱市墨江縣通關鎮一所學校,此后,他便“賴”上了象群。

陳飛研究亞洲象斷斷續續有5個年頭,他坦言自己不是專家,但只要媒體采訪,他仍愿意分享“淺薄”的研究成果,末了總會補一句:“你們再找專家問問。”

陳飛是湖北人,2012年從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研究生畢業后,進入當時的國家林業部昆明勘察設計院工作(現名稱為國家林草局昆明勘察設計院)。此后,學森林保護專業的他常和同事到野外科考,兩三年內跑遍了云南省16個州市。

此時雖沒接觸過亞洲象,但常年科考的毅力和經驗為日后研究亞洲象鋪了底。

2016年,陳飛第一次與亞洲象扯上關系。當時,亞洲象國家公園進入規劃階段,根據單位安排,他在西雙版納、普洱等亞洲象棲息地待了半年,調查了解亞洲象習性,掌握其活動特點。

后來,陳飛到西藏掛職,與亞洲象的故事被摁了“暫停鍵”。再次啟動是在2020年8月。

2019年12月,基于加強亞洲象保護管理工作的初衷,國家林草局黨組決定成立國家林草局亞洲象研究中心,剛掛職結束回到單位的陳飛,領命成為中心主任。

此后,陳飛和團隊成員駐扎在西雙版納、普洱,更進一步與亞洲象接觸。“每個月有三分之二在出差,孩子都不認識我了。”他打趣說。

今年3月,北移象群可能進入通關鎮一所學校時,陳飛正在普洱,聽聞消息,根據安排,他馬上和普洱市林草局工作人員趕往現場,研究應對策略。

象群正在山上,山腳下就是學校,情況緊急。物理阻攔、食物誘導……陳飛配合沿線干部群眾一起干。

為降低象群進校概率,陳飛建議用電子脈沖式圍欄。“就和觸到打火機電機發出的電流差不多,不會受傷,但有威懾作用。”方案確定,陳飛馬上安裝調試。為確保圍欄有電,陳飛自己還試了一次。

最終,離人員密集區不到10米左右的距離時,象群繞開,大伙懸著的心稍稍放下。

陳飛沒想到,離開墨江后,象群繼續北移,進入玉溪、昆明轄區,他也開始一路守護。

為準確了解象群健康狀況,好幾次野象離開后,陳飛掏出自封袋,抓起象糞就撤。按標準流程,應該是戴著手套拿試管提取,可野象未必給他充裕的時間。

最危險的一次發生在象群進入玉溪市紅塔區后的一天。當時,陳飛正配合沿線干部群眾勸離某一村子的百姓。百姓撤離后,象群進入村子,來不及撤離的陳飛和其他人趕緊尋找有二樓的房屋躲避。

一時沒找到有二樓的房屋,緊要關頭,一起躲避大象的民警搬來梯子,大伙逐個爬到房頂,才躲開可能出現的危險。“能聽到有人把瓦片踩破的聲音,真的太害怕了!”陳飛事后回憶。

每天護著象群,陳飛沒時間回家,電話、微信視頻里,他沒把幾次絕處逢生的經歷告訴家人,怕他們擔心。

得知記者要采訪他的故事,陳飛起初不愿意,“各級黨委政府和沿線群眾都為守護亞洲象付出了很多,我做的不算啥。”他推辭說。

最近幾天,獨象持續在安寧、晉寧兩地游走,陳飛跟著游走。22日晚,當記者詢問其近況時,他發來的一段4秒鐘的視頻。

視頻里,漆黑的夜里,車子在鄉道穿行。

熊朝永和救助的亞洲象合影。受訪者供圖

熊朝永:從“象爸爸”晉升為“象姥爺 ”

在位于西雙版納野象谷景區的西雙版納亞洲象救護與繁育中心,“象爸爸”熊朝永和“女兒”然然的故事,多年來打動了不少人。

2005年7月7日,野象谷景區觀象臺下的河道里,一頭左后腿被捕獸夾緊緊夾住的小象,不停地甩動傷腿。

7月的野象谷,濕熱難耐,如不及時取下鐵夾救治,小象將面臨死亡。

情況緊急,81人的營救隊伍迅速成立,準備營救受傷的小象。熊朝永也在其中。

營救人員用麻醉槍準確射中小象臀部,利用斜坡和人力將其移動到相對安全的區域,小心取下獸夾,對傷口緊急處理。

此后,熊朝永和這頭小象朝夕相處。因為是從大自然里將其救回,熊朝永也希望其能夠早日回歸大自然,因此將小象取名“然然”。

熊朝永記得,受傷的然然格外敏感,獸醫就曾被它頂到墻上受了傷。

而且,然然對于人類投喂的食物非常警惕,對未知食物幾乎不嘗試,只會吃玉米。過于單一的食物使得它攝入的營養不足,身體康復速度很慢。

為改掉然然挑食的毛病,熊朝永想盡了辦法,他買來蘋果、香蕉,自己吃一個,再扔給然然一個,一點點引導它嘗試新的食物。

慢慢地,然然放下防備,學著熊朝永的樣子取食蘋果等食物。熊朝永有了滿足感,相處兩個月多后,然然接受了這個“象爸爸”,變得不挑食了,治療工作也有了進展。

接下來的日子里,熊朝永把然然當作自家孩子一樣守護。

雨季的熱帶雨林電閃雷鳴,小家伙害怕地發出哀嚎。熊朝永顧不上蚊蟲叮咬,把床鋪搬到用石棉瓦搭建、四周無遮擋的臨時藥棚里,晚上聽到然然叫就起來撫摸,給它哼歌。然然有了安全感,很快安靜下來。就這樣, 熊朝永和“女兒”然然的信任慢慢累積起來。

后來的幾年,熊朝永始終陪在然然身邊,然然也越來越依賴“象爸爸”,它就像是熊朝永的影子,熊朝永走到哪兒它跟到哪兒,幾乎形影不離。

然然身體逐漸恢復,野化訓練也提上日程。在野外,熊朝永會給然然摘野果吃。一來二去,然然形成習慣,每次路過果樹,就向“爸爸”撒嬌,站在那兒不肯走,直到熊朝永爬上樹,去摘果子喂它。

貪玩的然然也“拆過家”。野化訓練時需要等待然然進食,這時,為避免被螞蟥叮咬,熊朝永會帶上吊床掛在樹間休息,可吃飽了的然然曾把吊床踩壞過。

熊朝永為了“報復”,一次與然然“躲貓貓”時,故意躲在很茂密的草叢中,然然一時沒找到他,急匆匆地往山下跑,熊朝永意識到不對勁,急忙沖出去追然然。然然聽到他的聲音立馬折返,并不斷大叫,似乎責備他不該開這么過分的玩笑。后來,熊朝永不敢再這樣逗然然。

在熊朝永的照顧下,然然健康成長。2018年9月21日,她生下一頭母象小七,熊朝永也從“象爸爸”榮升成“象姥爺”。

在父母眼里,孩子永遠都是長不大的,對熊朝永來說,然然亦如此——盡管它19歲了,有了自己的寶寶。

但,無論有再深的情感,再多的不舍,然然始終是屬于大自然的。“有時我會自私地希望然然能一直在我身邊,但有時我又希望,它能真正地重返山林。”熊朝永說。

然而,由于人類對大象的生活習性并非徹底了解,通過人工救助、繁殖的大象缺乏野外生存經驗,很難真正在野外生存下來。

熊朝永說,自亞洲象救護與繁育中心成立以來,先后參與救助過20多頭亞洲象,9頭小象在這里出生。“我們一直在對救助的大象進行野外回歸訓練,但目前來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末了,他說。

(來源:人民網-云南頻道)

    法律聲明:新疆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傳遞更多信息、服務大眾,并不代表新疆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務必在相關作品發表之日起30日內進行,我們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詳細]
責任編輯:冶曉玲
0
 熱評話題
點此進入胡楊林社區發表評論
 華龍網  深圳新聞網   新疆網  廈門網  青島新聞網  泉州網   大連天健網  杭州網  中國寧波網  溫州網  大洋網  桂林生活網  星辰在線  揚州網  膠東在線  西安新聞網  昆明信息港  中國蘭州網   銀川新聞網  哈爾濱新聞網  紅星新聞網  ??诰W  長江網  伊犁新聞網  北方網  青海新聞網  金羊網  福州新聞網  洛陽網  舜網  絲綢之路在線  合肥在線  太原新聞網  寶雞新聞網  廣安在線  名城蘇州網   中國張掖網  大華網  遂寧新聞網  舟山網  湛江新聞網  中原網   開封網   張家口新聞網  長城網  廣安新聞網  大足網  中國徐州網  深圳市企業聯合會
亚洲精品网